Bitcoin SV 我眼中的 BSV 理想世界

aaron67 · 2019年05月09日 · 459 次阅读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 分享嘉宾: Aus.Liu
  • 分享时间:2019年5月8日晚7点30分
  • 文字整理:1bsv.cn

Amy:欢迎参加由联通集团(用阿里云,联通集团免费帮你砍价15%—30%,咨询微信:sxm125125)、三亚美馨芒果 (微信号:ningyongjia)、比特币车友会赞助的比特币(BSV)学习会。愉快的分享时间又到啦,我们邀请到Aus.Liu给大家带来《我眼中的BSV理想世界》。Aus.Liu是一个专注于在Metanet上开发应用的技术大牛。让我们一起看看技术大牛眼中的BSV美好世界~


大家好,我是Aus.Liu,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听我的分享。

我是一个小小的开发者,在大学的时候,也受到了自由意志主义的影响,做了一些学习和思考,让我认识到比特币。在SW分叉的时候,在BSV分叉的时候,我都是自己走到了我认为正确的路上。随后对BSV更深入的了解后,我更加认同BSV的理念。在各种PoSM(proof of social media)的影响下,能来到这条道路上的各位,都是具有相当独立思考能力的思想者。能与大家分享我的拙见,我不胜荣幸,再次谢谢大家。

我今天的分享主要有三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主要想要说一下BSV与加密无政府主义的冲突,这个也是和币圈主要的价值观冲突。第二个部分,我想分享一下,我认为的现实而守正的自由意志主义。第三个部分,我想分享一下我心目中BSV的理想世界。

一、首先我们来看一下BSV与密码无政府主义的冲突。

其实密码无政府主义(加密无政府主义),算是币圈,尤其是Core、RV和各种匿名币的主要思想了。它的源流来自于密码朋克,《密码朋克宣言》是很不错的,它是许多密码学大佬开创的,秉持很积极的用技术为世界带来更好的改变的观念。 Tim May又在密码朋克的基础上提出了《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可惜,在密码无政府主义这个支流,就越来越极端,走歪了。

密码朋克宣言的主要主张是隐私,大家通过密码技术一起捍卫隐私。做出贡献的方式,就是用代码去构建。

【写代码,是密码朋克的使命。我们深知,总要有人写软件来保护隐私。只有我们亲自动手,我们才能拥有隐私权,我们定会开发这样的软件。 我们将要公开发布我们的代码,让密码朋克战友们能够使用软件。 我们的代码,对全球所有人免费。 如果你们要封杀我们所写的软件,我们也毫不在意。我们清楚,软件是无法被销毁的,彻底的分布式系统永不停机。 】——密码朋克宣言

在当时所处的年代,正是1984、美丽新世界担忧最为剧烈的年代。密码朋克寻求个人们的自由。但是渐渐的就走向了一个极端。

我们知道1984和美丽新世界限制了人们的自由,但是对于自由权利的侵犯,其实远远不止来自于所谓国家这个实体。其实一切的犯罪,都是对于自由的侵犯。

但是很不幸,许多人走向了无政府主义的极端另一面。密码无政府主义逐渐发展为一个以反对一切国家秩序,却又对于犯罪十分包容的集合。 许多犯罪打着密码无政府主义的旗号,而密码无政府主义却只顾着无政府。

补充资料:

当BSV去构建秩序,去引入一些现实主义,去通过设计的监管,来更好的治理犯罪的时候。这些打着密码无政府主义旗号的人,就不乐意了。就比如CSW诉诸法律,就激起了充满无政府密码主义的所谓币圈的不满。“你竟然叫警察”

是的,BSV不但是真正的比特币,也是真正的未偏离密码朋克本心的数字货币。

而密码无政府主义则走得太远。Tim May在《Untraceable Digital Cash, Information Markets, and BlackNet 》一文中,就已经清晰地表达了对犯罪的接纳。PS:MetaNet最初是叫BlackNet的,名字最初也是来自于这篇文章。但是尽管有些东西是好的,可是没必要和无政府密码主义扯在一起。

为什么我们说BSV才是真正的未偏离密码朋克本心的数字货币呢

我们来看一下密码朋克宣言中对于隐私的观念:【电子时代,对于开放的社会而言,隐私是必不可少的。隐私并非秘密。 隐私,是你不希望全世界都知道的事。而秘密,是你不想任何人知道。隐私是个人的一种权力,让他可以有选择的对外部世界披露自己的信息。】

我们再来看一下BSV对于隐私的理解:【比特币有新模式。新的隐私模式非常简单。交易都是公开的,因为它们不与你的身份相连,也与任何特定的商家无关。重要的是,商家也希望保持隐私。竞争对手分析公司的能力导致商家建立多个地址,就像用户一样。】—— CSW | 比特币的隐私模型

在公开的社会中,让人有选择地对外部世界披露自己的信息。这是隐私的定义。但是密码无政府主义已经走到了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希望构建一个完全私下而非公开的世界。

当然很可惜,密码朋克宣言在提出时,并没有辨析“化名”与“匿名”,在当时看确实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后续的影响,却显现了出来。 我最初看密码朋克宣言的时候,也在这一点上疑惑了。可是结合整篇宣言,你其实就明白,它所说的匿名,实则是化名。

许多匿名币试图构建一个非公开的,交易处于私下而隐匿的链。并使得交易历史无法被核实。这种情况,实则,用户已经没有了分辨币的来源是否是赃物的能力。

要辨析的一点是,匿名,是一种权利。 但是强制匿名,是对权利的侵犯。

一个必须要接受犯罪的社会,一定不是一个自由社会。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本聪是想把比特币与犯罪与黑产切割开的,可惜并没有成功。黑产迅速地和匿名数字货币走到了一起,不论是从技术上,还是观念上。CORE无法阻止这一点,因为他们是密码无政府主义者。

恐怖主义、儿童色情、洗钱、勒索……等等等等 这些犯罪的行为成为了数字货币最初的支撑,并在BTC上获得了变现的渠道。

这些黑产也阻碍了比特币的大规模商业使用,阻碍了比特币走向光明的世界。

其实本来这是一项能大规模商用,带来很多价值和积极改变的技术,在过去的十年里,因为和犯罪牵扯不清,比特币失去了这个机会。

所以BSV很坚决地要和这些犯罪切割清楚,不,我们不能包容犯罪。一个自由社会并不代表着包容犯罪,正相反,这些犯罪行为都会得到追溯和惩罚。合规和大规模地商业使用,才是真正能够释放密码技术,给世界带来积极改进的途径。

而BTC我认为已经注定无法完成这一点了,CORE无法与密码无政府主义切割,注定它无法进入光明的世界。密码无政府主义影响下的匿名币会不断出现,犯罪也是始终伴随着人类社会的。我相信会有匿名币繁荣发展,但是这不是我们的菜。

这种根本的不同,带来了BSV与所谓币圈的冲突,最近这种冲突比较明显,未来,这种冲突还会更多。但是我始终相信,一个自由的社会不是包容犯罪的。世界不完美,有很多东西需要妥协和构建,但是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这就是我对BSV与密码无政府主义的冲突的认识了。

二、我想分享一下我认为的现实而守正的自由意志主义。

我知道很多自由意者主义者,对于BSV产生了困惑。 其实这个事情很有意思的,BSV和BCH的分叉,某种程度上分裂了国内奥派。 很精确地击中了一些很细微的分歧。他们都很早地认识到了并支持比特币,也很清晰地知道为什么不能要SW,为什么要拒绝CORE。 不过在BSV和BCH这里,很有意思。当然,这个也是思考的体现,因为只有追求极致的逻辑通畅的自由意志主义思考者,才会碰到这些分歧。

我其实算是一个野生而自学的奥派,大学里什么都接触一点,左派的一些理论有所了解,马克思主义也了解了一些,对于宗教也了解了不少(我的佛法修为还不错),甚至包括周易、中医,很叛逆了,而最终选择了奥派作为价值观。 我想分享一些我认为的观点,可能有一些叛逆。

我是一个现实而守正的自由意志主义者。首先我想讨论一下人类的阴暗面,也就是侵犯他人的动机。

一个理想的社会,自由意志主义的理想。每个人的人身、财产和自我支配的权利都得到充分的尊重。(不用“自由”而用“自我支配”的原因是因为被左派用得太多)

然而,对于人类而言,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理想主义者。统计意义上,人是在不断面临选择的。在侵犯他人而获得更多利益上,总有人会犹豫的,而只要没有了制约,事情总归会发生的。

我比较异端。首先我发现了很多人持有一个错误的观点,即,(自由意志主义下的)资本主义,是要为资本家辩护的。很多奥派是这样认为的,但其实,资本家也是人,而且由于其特殊的情况,其更容易受到诱惑。

一个守正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其实是一视同仁的。他既看到人们对资本的无端攻击,也看到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很多资本家确实在侵犯普通人。比如说,明尼苏达邓文迪?这是因为资本,特别特别容易和权力相结合。

在自由意志主义定义里的资本主义:所有人在权利上都是平等的。 但是实质上与权力结合的资本主义:是资本拥有特权

不是资本主义的问题,而是权力的问题。二者相结合,连权力都变得高效了。最广泛而高效的对所有人的侵犯和压榨,就是法币的大抽水机。通过与金融资本相结合,利用先后获得资金的差异,攫取社会中的资源。并且在危机中,通过权力的庇护,逃避并将后果转嫁给其他人。

Well,这是比特币要解决的问题,也真实存在的侵犯。 马主义其实也指出了金融资本是剥削的高级形式。这个其实就是很多问题所在,但是很多马主义者水平太低了。

因为这种共同的现实问题。所以其实有的时候也会发现,BSV的支持者中不乏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 感觉很新奇,但是其实很合理。

我比较糅合,其实你会发现,自由意志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是发源于最初的自由主义的。二者不论在理论还是方法上都大相径庭,但是其想要得到的理想世界其实是一样的。

理想的自由意志主义:每个人的权利得到充分的尊重。 理想的共产主义: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和人类彻底解放。

你会发现,这两个理想状态,其实互为充分必要条件……

其矛盾在于路线和理论上,尤其是列宁主义(现存的几乎全部)。通过构建一个更强大的暴力来解决问题,只会带来更大的问题。

当然,现实是复杂的,理想世界并不会自己到来。 作为现实主义的考虑,是要有所考虑的。

理想和现实之间是真实力量的博弈

就像人的阴暗面,其压制力量越少一分,自由就更难一分。 所以我们需要法律和秩序,一个覆盖所有人,没有特权阶层的法律。

但是现实的力量其实始终影响着最终得到的秩序。

有一些人认为,自由意志主义的理念能够解决问题,当人人接受这种理念,就OK了。

但是我认为,其实,光有正确的理念解决不了问题。理念是现实力量博弈之上,降低摩擦的共识。最终的胜利还是要回到现实力量的博弈。某个更强大暴力对于个体权利的尊重,一定不是因为其接受了崇高的理念,而是因为个体有能力保卫自己的权利,让侵犯者无法达到目的。在此之上,理念作为共识,得以稳定存在,作为人与人之间相处的润滑油。奴隶社会的奴隶中一定也有自由意志主义者,但是他们作为理念的载体没有胜出。而平等的防御性暴力,真正改变了个体与侵犯者之间的力量博弈。

火器的出现抹平了骑士与农夫之间的差异,而粉碎了封建。手枪给了老太太和壮汉一样的力量。总体战的动员需要,使得普遍的公民权得到了普及(在此之前理念也存在,但是没有胜出)。实际的力量博弈,影响了何种理念会胜出,而决定实际力量博弈结果的,是什么?是技术。

【写代码,是密码朋克的使命。我们深知,总要有人写软件来保护隐私。只有我们亲自动手,我们才能拥有隐私权,我们定会开发这样的软件。 我们将要公开发布我们的代码,让密码朋克战友们能够使用软件。 我们的代码,对全球所有人免费。 如果你们要封杀我们所写的软件,我们也毫不在意。我们清楚,软件是无法被销毁的,彻底的分布式系统永不停机。 】——密码朋克宣言

去构建,去推动技术改变力量天平。是实现理想世界的途径。也是为什么如此多的开发者热衷于BSV的原因。一种实现理想的现实途径。

密码技术和区块链给了人们平等的防御性暴力。 你无法侵犯他人,而他人也无法侵犯你。

不论他人是多么强大的组织,对抗完全状态的PoW,就像对抗整个世界。每个人也就被整个世界所保护。

当然,这里也就要提到密码无政府主义者,不少人也同样具有很高的开发热情。 然而这里就有了现实主义的选择问题。他们试图通过技术,解构和破坏现有秩序,犯罪在他们看来是一种力量。

然而站在BSV的视角去看。通过破坏秩序可以得到一个更好的秩序么?历史上已经给出了血海的证明。我更相信,通过技术的推进,现实力量对比的改变,会自然而然地对秩序产生改变。当然积极的现实主义者,并非掩耳盗铃的鸵鸟。

尽管我们对于法律和秩序的很大部分是认可的。 现有的制度和秩序有一些地方是有问题的。 该怎么办?放弃办法,然后等别人欺负过来么?

开源协议的成功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现实指导。

面对版权,可以在现有秩序下,用同样的版权回击。很多人会对专利问题有芥蒂,的确的。然而现实世界中的商业逻辑,要构建商业生态,就必须要面临这个问题。没有相应的防御,在面对相应的攻击时,作为合规的商业就是十分脆弱的。没有专利的商业,会被有专利的商业利用所伤害与击败,专利是避免了被权力所伤害。大型商业是权力太明显的靶子,只有解决了专利问题,才能保护商业生态,建立的起大规模的商业应用。BSV的专利是对BSV链免费开放的,对内是防御性的而非侵略性,这也是有经济激励的,nchain通过挖矿来盈利。其选择的生态位,不是商业的竞争对手

然而呢,如果反过来想一想。nchain是区块链专利数量第一没错。然而,阿里腾讯等大企业专利数量同样巨大,他们在挥动大棒上会矜持吗?一旦他们的联盟链成熟,你认为他们会和各种公链和平相处么?

真正的比特币一定会存在。但是如果你不保护好自己,那么真正的比特币可能名叫蚂蚁区块链。当然,联盟链技术就不吐槽了。进入现实的商业世界,你是必须要保护好自己的。BTW,其实有趣的是,摩根币这件事情上,BTC倒是该感谢CSW。它是和BTC抢生态位的。嗯,这就是我作为守正而现实的的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思考。

三、那么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BSV的理想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说构建,构建的目标是什么呢?我首先的分享是,我认为的自由社会与构建的关系。自由社会之上的构建是否需要等到一个自由社会实现后再开始呢?

我认为并不是的。 构建并不需要等到自由完全实现后再开始,与之相对,构建创造的技术可以反过来影响现实,推动自由的发展。构建在自由社会之上的各种机制和架构,也不需要等到自由社会完全实现后再构建。而是先出现,再与现有的机制和架构竞争。创建一个公共服务由市场竞争提供的世界,并不必要先消灭非市场部分再开始市场部分。而是直接把非市场部分拖入竞争之中,淘汰之。这个改进也是渐进的。更好的不断出现。

我们先来看一下理想状态。

其实自由意志主义(包括无政资)的世界并不否定公共服务机构。 自愿交税+一致同意的授权,是可以得到任何的公共政策的。也是可以进行任意治理的。(BTW,根据奥派税收定义,自愿交税已经不能被定义为税)

我们不妨思考一下。 公共服务作为社会的一项整体改进的话。当一项改进能够创造价值时,一群自由人为什么会被阻止去实现它呢?

谁能阻止一群自由人实现它呢?人并不是短视的,一切好的东西,自由社会都是可以实现的。但是现实中为什么不能实现呢?或者说,为什么一些非自由内容得以胜出呢?

这里面是存在一些成本问题的。比如说交易和谈判的摩擦,利益的妥协和达成一致。在完全自由的状态下,共识的达成需要时间。所以枪口指导才能够以更快的速度达成共识。枪口得以找到合法存在的意义和借口。

然而有了作为数据总线的区块链,PoW共识,以及完全的用脚投票。嗯……借口就不见了。区块链改变了这件事情的成本。

再来说一下另一个借口,外部效应。 实际上熟悉这个问题的自由意志主义者们很清楚,主要是确权成本的问题。 所谓的外部效应其实是不存在的,只是确权无法做到很清晰。然而想一下,有了区块链以后,我们可以以很低的成本对链上进行确权了。一个借口又消失不见了。

通过区块链技术的推进,我们可以抽掉很多事物存在的根基。用更好的东西去替代它。然后拓展到链下的治理。BSV的无限扩容,给了其存储的能力,不仅仅是存储本身,更是拓宽了不可篡改的记录的范围。其能覆盖到更多的东西,更大的范围。而记录和公开,就像阳光一样。阳光存在的地方,犯罪就难以存在。公开的阳光会消除治理中的暗箱操作,永久追溯,责任清晰,手握权力的人就很难做坏事。

BSV的理想世界的达到,并不是无政府的,而是用阳光编织一个笼子。

你,我,构建者们,用代码,去一件事一件事地创建阳光。这一道道阳光就会逐渐汇聚成笼子的筋骨,而最终,随着技术的更加完善,一切得以被更好的东西所竞争,所取代。

而区块链上更是使得大范围的用脚投票的直接民主成为可能。民主和自由是矛盾的,不过在用脚投票上,二者终于能够融为一体。这就是我所理解的BSV的理想世界了。

谢谢大家。


Amy:感谢Aus.Liu给大家带来《我眼中的BSV理想世界》的精彩分享,其中涉及的知识实在是太多,也呈现了一个技术大牛的心路历程,以及BSV的美好未来。让我们再一次感谢Aus.Liu!如果有人想要打赏讲师或者捐赠给学习群,请联系Amy(加微信:Amyrenlin)!同时感谢捐赠者徐锴、联通集团(用阿里云,联通集团免费帮你砍价15%—30%,咨询微信:sxm125125)、三亚美馨芒果@小矿仔₿ (微信号:ningyongjia)、比特币车友会、hiblockchain.io 等等帮助学习群的伙伴!希望比特币越来越好,我们携手前行!

共收到 0 条回复
aaron67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5月17日 10:12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