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好文 比特币创世录二:亡羊补牢

aaron67 · 2019年02月15日 · 88 次阅读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 英文原文由 Craig S Wright (CSW) 于2019年2月9日发表在Medium
  • 中文版由 刘晔律师@liuye999 和 邱少贤 共同翻译,首发公众号 Satoshi Vision


我的第一段婚姻结束于2010年10月。在那之前,我度过了一段艰难时光。上一篇博文中我曾提到为法庭指控而从事取证工作,不过部分工作并未进入法庭。这是生活中完全不同的另一面。2010年10月之后,我变得沉默起来。

2011年1月的大部分时间我与网络隔离。这段时间,我曾前往委内瑞拉拉,在一个叫“Jawbreaker”的团队中工作。这项工作的重点是阻止贩卖性奴隶。我的工作重在“阻止”,并没有将他们绳之以法。为了终结此等非法行为,我与团队通力合作。

在委内瑞拉的“与时隔绝”驱使我西行到了哥伦比亚的边界,这是最后一次类似的行动。我遭遇过两次枪击,相关证据仍存留于互联网上,尽管我曾尽力删除之。我与哥伦比亚安全局(DAS)的官员见过面,这是因为我的任务是访问系统与信息,并获取对付哥伦比亚反政府武装的证据。那时,我曾被某些人称呼为“有影响力的特工”。

我并不为自己的过去感到羞耻,但我也不想谈论它,至今依旧如此。对于生活中的许多方面和人性幽暗,最好的回答是让阳光照亮来救赎。所以,与其保持沉默,放任他人随意涂抹我的生活及比特币的样子,还不如我自己来填补那些遗漏的部分。我身边有足够多的人为我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我也不打算将其公之于众。我的叔叔很了解我,唐·莱纳姆是军事情报部门的高级官员,我从小就尊敬他和我的祖父。我看到了他们所做出的牺牲,我也希望自己能像他们一样。

人口走私、性奴役和许多形式的非法交易依然在现代世界中存在。人们不愿意公开谈论他们。但它们幽秘地存在着,这是需要制止的邪恶。

由于现有的银行系统以及可能的交易数据丢失,资助恐怖主义的事件时有发生。当我清楚地意识到匿名系统并不可行的时候,我已经为比特币工作了很长的时间。比特币是一个从经济上会归一(译者注:这指的是Bitcoin Maximalist,认为多币种各行其职的情况是行不通的)或归零的系统,它需要是足够隐私的,允许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甚至做一些轻微错误的事情,与此同时,它必须成为世界上所有邪恶势力的终极诅咒。

我设计并创造了比特币,是为了终止类似我这样的职业的人——那些为中情局特别行动处工作,甚至追踪资金的人。

我做过一段时间的牧师。但是,我的所作所为,我的所见所闻,以及我在这个世界上所目睹的残酷行径的形象,使我放弃了这一立场。我曾亲眼目睹10岁的儿童拿着AK-74冲锋枪,以及一些妇女被迫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因为她们知道自己的其他家庭成员被关押,如果她们试图逃跑,就会被杀死。所有这些都源自不能保存记录的系统而存在。

我设计比特币是为了创造一种不可篡改的证据线索,在这里钱是隐私的,人们将不再遭遇类似裘格斯的命运(译者注:裘格斯(Gyges),柏拉图《理想国》中的神话人物,只因拾得魔力戒指而拥有力量)。匿名是一种诅咒,它不能带来任何好处。

我不做梦,并不是我没有记忆。我有记忆,也有和常人一样的脑电ð波,但我不做梦。在某种程度上,做梦是对我所看到的一些事情的一种反应。梦里的形象栩栩如生但又如此压抑。

当我从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回来时,我感觉幻灭了。我发现的第一件事就是比特币被用于暗网。我发现我所创造出来的东西,我设计给人们带来光明的东西,却被用于至恶之上。不仅用于毒品,还有人口贩卖。丝绸之路并没有公然宣称它们在兜售毒品与枪支,而是用了别的名义,尽管人们知道这是某种交易。

看到我的创造物被扭曲成我所鄙视的东西,我进入了绝望的深渊。最终,在2011年晚些时候,我开始致力于解决我产生的问题。工作始于一个叫Panpticrypt的公司。从那以后,我创作了许多与比特币(事实上任何共识系统)相关的作品。丝绸之路没有创造一个没有暴力的世界。它不仅允许人们销售毒品,还允许人们参与低俗的、被媒体过度炒作的暗网商店,这种商店使人们能够出售信用卡信息,鼓励欺诈甚至贩卖人口。

使用“丝绸之路”进行交易的孩子分布于12-16岁之间。

一些人被迫卖淫,还有一些人被卖到美国和西欧街头当乞丐。在丝绸之路运行的那些年里,有超过1000名儿童通过意大利东北部走廊贩运到了西欧。这种贩运利用了“丝绸之路”所允许的名义,因而绕过电子过滤器并长期逍遥法外。部分孩子是被绑架的,部分孩子被许诺可以过上好的生活。如果你想了解这些非法交易的影响,《人的土地》(Terr des Hommes)一书是个不错的信息源。

如果你们尊重和赞赏“自由罗斯”的偶像,这便是你们心中的英雄。这是脱离了所谓粗暴政府管制之后的自由贸易与友好商业所发生的全部故事。他们忽略了这个故事的一个重要部分。他们忘了那些被贩卖的人,他们忘记了因吸食成瘾而曾经鲜活的生命。他们忽视了那些用它来欺骗他人、让他们陷入欺骗的圈套的毒贩们。

2011年,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曾发誓我再也不会回到我在海外做的工作中去,而且我申请了一个正式的宪兵军官的职位,幸运的是我没有继续。我离开了特许会计师事务所 BDO 的那份不错的工作,接受了一段时间的退休金裁员资助。裁员是在2008年12月提出的,我就是这样度过了2009年的工作时光,烧光了自己的积蓄。

在经历了两年收入微薄但却在研究上花费了大量时间之后,我看到了自己创造的东西,它成为我所鄙夷的样子。

你想知道中本聪为什么选择匿名么?

想一想吧。我过去为指控而从事的取证工作以及在政府部门担任的其他角色都不允许我公开自己的身份。

为了资助我的研究工作,Dave Kleim和我向一些国家比如哥斯达黎加出售了用于合法赌博的代码。David承受了最大的风险,因为赌博在澳大利亚是非法的。他在巴拿马赚的钱都不够合法地遣返回美国。

2011年时,Dave已经生病了,而我还在进一步怂恿他。那时唯一能资助和支撑我一直在做的刚稍显苗头的研究项目均来自于赌博。Dave监督这些工作。现在还有一些人围绕哥斯达黎加的项目在工作,但我不会披露他们的名字。我们通过自由储备银行来储存资金和进行支付。

讽刺的是,我所看到的是,欲解决我造成的问题却使问题变得更糟糕。2013年初,美国政府没收了资金,并停止了自由储备的运作。我用来支付计算机和操作费用的资金停止了。

不久之后,由于压力和接踵而至的问题,我最好的朋友 Dave 去世了。

George Gilder写过一本书叫《财富与贫穷》。在这本书里,他描述浮士德式交易为资本主义,因之而与亚当斯密联系起来。

这是我取名浮士德(译者注:CSW 的推特ID就是ProfFaustus)的原因,我应该制止我认为错误的事情继续下去。

我知道会有许多人不相信我说的这一些。但事情是,现在他们越是想诋毁我,我将爆料得越多。当我将一切都公布于众时,大约阿特拉斯也会耸耸肩。(译者注:《阿特拉斯耸耸肩》是安兰德的一部描绘乌托邦的同名小说,即Atlas Shrugged)

我有很多朋友,很多是警察和军人,我曾抛弃了他们。现在我将走出黑暗,重新开始寻找他们,我希望他们都能理解我失去的十年。

2016年时,有一些公司的人和其他朋友鼓励我走出来澄清谎言。我感到害怕。如果我开始说出比特币的真相,那也是在公开我的过去。这意味着,我将揭开黑暗中的秘密。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或许会有更多的黑暗将随之而来。我有25年时间在很多人不相信依然存在于现代社会的地方工作。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再也阻止不了秘密被释放。是我缺乏勇气,害怕来自过去的一切,以及需要勇气面对未来,这些都曾阻止过我。

而我正在打开这个盒子。

请不要认为这是故事的结局。 这才刚刚开始。比特币改变了世界,我现在有足够的勇气坚持到底。

Jimmy曾告诫我不要对此发表评论,但我会的。该公开的终将公开。比特币有一个发行人,它的系统坚如磐石。有人对基础进行更改,那就是通过空投新造了一个系统,因此一个分叉就是一个新系统。BTC因增加了隔离见证而成为了一个新系统,一个有了新发行人的新系统。

我是比特币(Bitcoin)的发行人。这里没有什么去中心化。我所拥有的唯一保护就是曾经不为人知。接下来的一年,当我证明了自己是谁,也将证明了谁是比特币的发行者。一个未经许可的货币系统的发行人应当知道,当他发行货币时,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比特币(BSV)发行于2009年,BTC则通过空投的方式发行于2017年。

共收到 0 条回复
aaron67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2月15日 22:48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