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好文 事与愿违

aaron67 · 2019年02月11日 · 53 次阅读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 英文原文由 Craig S Wright (CSW) 于2019年2月8日发表在Medium
  • 中文版由 刘晔律师@liuye999、從網同學@wer5lcy 和 邱少贤 共同翻译,首发公众号 Satoshi Vision


我2015年10月搬到了英国。我们在澳大利亚仍有一些商业利益,所以我还会来回飞澳洲,但我已把家安在了伦敦的温布尔登。

2016年,我穿着高圆领衫(译者注:turtle neck即指高圆领衫,也有龟缩的意味)出现在人们面前。公关部的人想把我的形象打造成一个世界所期望看到的天才的模样。这是一次对Steve Jobs的拙劣模仿。问题在于,这样做是前后倒置的。乔布斯的故事是他曾被苹果公司解雇,作为一个局外人归来,然后拼命奋斗没日没夜地打造他的产品。尝试为我的故事打造一个类似的版本,这其实与我一贯的主张背道而驰。然而,是我让自己进入这么一个境况。

我应该说,我允许自己装扮成另一个人们认为有市场的形象,然后我也未曾有勇气站出来阻止他们说不。 或者说,我这样做了,却是在(接近)最糟糕的时间。

我喜欢穿西装,我爱打领带。我的选择也是如此,而且,我的财富让我可以选择如此。就我而言,我打算做一个穿三件套西装的书呆子。我喜欢我的穿着方式,而且我觉得很舒服。我不会逼我的团队穿西装或者和我穿的一样,这是我为自己做的选择。穿着西装的时候,我是舒适的。

2010的年末对我来说特别困难。我的生活中发生了很多让我情绪低落的事情。比特币从来就不是为了帮助匿名转账系统而设计的,我一直反对那些试图在法律之外运作的人。我确实曾在赌场工作过,但人们不明白有些赌场是有执照的、有些则是非法的。我曾为 Centrebet 等公司工作,甚至在 90 年代帮助推出了 Lasseter’s Online。这些赌场都是有执照的,并在法律范围内行事。

我不喜欢维基解密,也从来不喜欢阿桑奇的方法。 更重要的是,我强烈反对犯罪市场和投机商号。Ross Ulbricht及他的同类都是罪犯。这些人不是自由斗士,也不是自由意志主义者。他们只是掠夺者;而且比特币是为了让这些人寸步难行而设计出来的。

如果作为一个“家庭用户“组成的系统,比特币无法扩容,而且极其容易被颠覆。比特币无法成为一个”家庭用户"系统,因为那将轻而易举地被颠覆。我将发布这些技术,扩展我在比特币之前完成的工作[1,2,3]。比特币中许多方面之所以困难是因为它并不是那些人们所看到并尝试理解的。比特币并非被设计为一个无政府主义的系统。它旨在允许贸易和商业,但在法律的限度内。

任何区块链都能够被控制并在其已有的法律框架内工作。它不会阻止政府征税,也不会导致银行倒闭。它从来不是为此目的而设计的。

区块链是一种人们在使用时可以获得难以置信的隐私,并且还能够保持在法律限度之内的系统。反过来,当交易各方违反法律,追踪又极其简单;并且区块链允许存在完整的审计线索。这些东西过去人们不理解,而且很少有人明白。在90年代,人们开发过一个远远更加匿名的电子现金系统,从那时起,又还有很多个匿名系统被开发出来。

DigiCash 成立于1989年。 与比特币不同,DigiCash 是基于匿名模式。该系统包括转移使用 DigiCash 作为结算系统的非公开交易。比特币使用了一个公开的假名模型,该模型具有分布式和竞争性的矿工群体,他们为了验证交易的权利而斗争/竞争,以换取费用。DigiCash 作为中央清算公司负责监测双重消费。比特币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建立一个竞争机制来阻止双重消费。

中心化交易方的问题,源于DigiCash的失败,以及随后导致 eCash 被关闭的公司的清算。比特币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系统中任何单一组织的崩溃,都不会使整个系统崩溃。它从来都不是要所有用户运行节点的,这确实和平等以及阻碍建设无关。Chaumian eCash 可以在比特币脚本中实现。我很清楚这一点,我已经获得了专利,并将择时公布它是如何实现的。这里的问题是:eCash 的主要问题是它使用了一种匿名货币。比特币并不面临这样的问题以及随之而来的监管问题。

我对使用比特币或任何其他系统帮助罪犯没有兴趣,任何人都不应该有兴趣。比特币是一个不可变的账本。当涉及到犯罪活动,比特币是一个永久和不可改变的证据线索。我并不担心 Gavin 和中情局的人见面。比特币是一个不变的数据存储,这是诚实的政府所希望的。我对丝绸之路和黑暗网络感到悲伤和失望。我需要完成我当时所说的“其他事情”,而且我现在已经完成了。

我需要弥补我允许的的东西。比特币的设计初衷是允许私人电子现金。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应该在主流大街上的东西,是普通人的金钱。它不应该被用于丝绸之路。这就是我离开的原因。

由于比特币的设计,丝绸之路失败了。任何区块链都不会对犯罪友好。这就是这个系统的本质。审计线索允许当局追踪当局从一个犯罪分子追踪到另一个犯罪分子。当丝绸之路被查处,我们看到了这一点,然后丝绸之路2.0被查处,再然后偷走了比特币的腐败的联邦调查局特工被抓到并逮捕。比特币是阳光。无论是来自政府还是来自犯罪集团的腐败,它都是治愈腐败的良药。

多年来我一直心怀怨念。比特币和 Metanet 的设计始于1998年,当时我正在进行一个名为 Blacknet 的项目。这从来不是 Tim May 的版本,尽管他是我的灵感来源。Tim 和我都是自由主义的兰德主义者,但是他的观念也是无政府主义的一种,他从来没有看到人类的本性中有让无政府社会瓦解的元素。

在创建比特币之前,我在数字取证方面工作了很长时间。我只为起诉工作过。丝绸之路对我是毒害,我看到十年的工作被腐化,扭曲,有一段时间我感到绝望。比特币就像是我的孩子。我看到一个孩子迷失了方向,成为了他们可能成为的最糟糕的事情。一个人陷入了完全的错误,扭曲和腐败。我知道这永远不是比特币的结局,而且这些这让我想要创造的所有东西死亡。

任何区块链中都没有无政府主义的解决方案。我确保了这一点。没有任何形式的 PoW 或 PoS 或任何混合系统能不被管理和监控,我发布(并且已经完成)的最美妙的部分是,你越是想让什么东西匿名(而不是假名),它就越能被控制。你越想成为 Zcash 或者其他犯罪货币,你就越容易放弃隐私。

创作大多是长时间无聊和重复的工作。它不是要挣快钱,不像任何一个 ICO。比特币被创造出来,是要让世界上的信息成为商品,同时建立可靠的货币。

闪电网络,为可丢失数据而生…

经济完全事关信息。比特币是一种获取数据和增加价值的手段,它是一种信息性商品,这就是它获得价值的方式。

在这种反常的扭曲中,闪电网络被创造出来了。

造成这种情况的唯一原因是丝绸之路2.0的崩溃。创建立允许删除信息的链下通道的目的有且只有一个:躲避法律约束。这是对创建丝绸之路3.0的徒劳尝试。

这就是为什么Core团队将比特币限制在1MB并拒绝允许它扩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增加了SegWit和其他完全无知和不安全的变化,这些特性在我十年前与其中一些人谈话时就被抛弃了。

缠住比特币的整个颠覆之路,就是在徒劳地尝试创建贩毒不留痕的系统,它是一种允许投机商号和非法证券创造的手段。

签名,然后我们就相信你…

一个真正的问题是Core呼吁我签名。有很多问题我不想回复,也有一些我愿意解释。你要看我的密钥,那好,你这是在要求看我的银行状况。这样做与比特币的意义正好相反。我真的不在乎你是否喜欢这样你不能确定我什么我有或没有。这是一种我希望保留下来的信息不对称。

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的人拥有大量非流动性财富。这是众所周知的。他们没有披露的是他们可以部署多少财富。

最关键的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可以问一下,我能得到什么回报呢?你看,这是一个合同谈判,你几乎没有我想要的东西。对不起,但是整个事情就是如此。信息不对称使我有一定程度的考虑,我可以做交换。那你能为此提供什么?

Gavin知道我有早期的密钥。那又怎样?

如果我选择为一些人提供签名,另一些不提供,这是我的选择。我可以这样做,但这需要一些我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作为回报,而不是金钱。

如果我签名了,那下一轮攻击很简单:“这些密钥是我偷来的”。无论我做什么,PoSM(社交媒体证明)都不会接纳我。比特币是我所理解的世界的一面镜子,一个工作的世界。我们是财富的管家。我们不拥有财富,财富拥有我们,我们必须每天做出牺牲以使信息流动,以保持财富的权利,而不是帮助维持作为生活渠道的管道的特权。

更重要的是,这无关紧要。 所有这些都是创造出来的。

如果我像一只猴子一样在舞台上向人炫耀和跳舞,我会创造更多吗? 不会。老实说,我会失去时间和创造的能力。我将在名望所需的弦上跳舞。因此,我再次拒绝这样的道路。建设是真理唯一的路。要创造。

我一路上得到了很多帮助。没有Hal,代码就会一次又一次崩溃。代码会一次又一次地崩溃。我不打算列出在这里帮助过我的人,但是比特币起源于我的想法。这是我的设计,也是我的创造。

而且,确保比特币不能被犯罪分子破坏是我的职责,也仍旧是我的职责。

我是中本聪。(I was Satoshi.)

进一步阅读

  • Wright C(2008)“远程确定应用程序版本的高级方法” NS2008 LV,USA
  • Wright C(2008)“使用神经网络” Google
  • Wright C(2008)“探索数据可视化” 战略数据挖掘

共收到 0 条回复
aaron67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2月11日 00:21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